AI帮清华博士写说唱歌词晋级了AI相声行不行?

2018-08-20 03:13 未知

  今年有关《中国好声音》上热搜的话题与对音乐本身的探讨相去甚远,但这不重要,我们关注的是第三期清华博士宿涵改编了周杰伦的《止战之殇》和埃米纳姆的作品《Rap God》收获导师四转,重点是他用 AI 写词这事上了热搜。

  宿涵在节目中介绍,他的《止战之殇》主歌歌词是由 AI 写成,当他给机器喂了“深渊、噩梦、绝望、战争”这些意象词后,AI 就重组了一首新词。虽然有人对 AI 写词缺乏逻辑和“人情味”表达了不屑,但宿涵认为 AI 会写出‘讽刺挂满美丽的太阳’这样的金句,这在体现反战主题的题材里还是很有深度的歌词。

  AI科技大本营查找这一作词 AI 来源发现,改编词一栏里写着 DeepMusic,这是一支于 2017 年 4 月加入清华大学 x-lab 的 AI 团队的产品。实际上,它主要以 AI 作曲为研究方向,因为作词对 AI 而言可以说是小菜一碟。

  根据其官网介绍,他们利用独创的深度学习模型,通过对大量音乐数据的学习及训练,使得 AI 可以写出以假乱真的音乐作品。

  具体来说,他们的技术核心是层次化深度学习网络结构和生成式对抗学习方式,特点是可以让生成的乐曲赋有多样性、悦耳性及可自定义性。由此,他们可以让即使没有任何音乐基础的用户都能通过简单地选择乐曲时长、风格、演奏乐器和情绪等标签后,在短短数秒内就能得到他们所需且独创的个性化音乐。据其调查,在超过一万人次的评测中,有超过 31% 的音乐被测试者认为是人类创作。

  DeepMusic 的长远目标是通过进一步训练生成模型使之能够逐渐适应不同用户的个性化偏好,在品质上做出能够媲美甚至超过目前工业化水准的音乐。

  不光是小创业团队,今年 7 月的百度 AI 开发者大会上,说唱歌手孙八一用百度“爱说唱”的智能小程序说了一段 Rap,人们只需选择一段背景音乐,然后说出歌词,就可自动生成一段像模像样的 Rap 歌曲。说能媲美专业 Rapper 当然有夸张之嫌,但你不能忽视 AI 的演化能力。

  去年 5 月,当 18 岁的微软小冰创作的第一本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出版时,有专家声称小冰的诗用词考究、有底蕴、不口语。根据微软去年公布的数据,小冰师承 1920 年以来的 519 位中国现代诗人,学习了他们的上千首诗,每学习一轮需要 0.6 分钟,经过了 1 万次的迭代学习,100 个小时后,她获得了创作现代诗的能力。如果让人类把这些诗读 1 万遍,大约需要 100 年。

  当然,有人会质疑人类与 AI 的思考和创造能力不可等量齐观,但在某种意义上,人们对 AI 和人类创作出相似特质的事物又抱有复杂的情感,这种情感或恐惧或不屑一顾。

  AI 却在艺术领域不断掘进。近日,来自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和多伦多大学也合作开发了一套能够写诗的算法。这套 AI 不仅仅会押韵,它还会遵循诗歌规则,并考虑格律。研究人员介绍称,这套 AI 接受了近 3000 首十四行诗的训练,并且算法将这些诗歌拆开然后从中学习到各个单词之间的相互关系。在经过大规模的训练之后,AI 写出了这样的诗:

  这首诗在押韵和韵律方面能比肩人类,一般人很难看出这首诗是由 AI 写成,不过也很难逃过专家的眼睛,因为在情感表达上稍显生涩,且在语法上也存在错误。

  同样也是希望用技术改造艺术,在《相声有新人》节目中一对博士夫妻选手用“公式相声”把郭德纲说整懵了。这个所谓“有科技含量的相声”把工程学里的有限元理论公式全部套在了相声上,做了个“笑果预期总公式”,认为借此复杂的运算公式能创作出以颠覆传统相声的最好笑的相声。

  是的,他们认为笑也是可计算的,所以就有相声公式计算出“笑果”,从而来创作处相声,甚至实现工业化的量产。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在尴尬中结束了一场相声表演,当然,你也很难说这种失败与那个“公式”本身到底有多大关系。因为喜剧演员多数看天分,同样的段子,不同的人说出来的效果并不一样。而且就计算本身来说,或许现在更令人容易联想到的是,AI 是否能掺和到相声中?

  虽然相声是一门综合的艺术,但就文本创作而言,如果给 AI 喂几十万条段子,不知道是否会编出新段子,抖新梗,如果再利用语音合成等技术做出郭德纲等相声演员的声音......想想微软小冰逗你时的“鬼话”吧。